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科技前沿 >

白人美少女被强奸还被殴打致全身500处伤痕又被木棍插入下体

编辑:admin 日期:2022-03-24 20:53 分类:科技前沿 点击:
简介: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萨沙,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80年代,香港宝马山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一对白人高中情侣,被人残酷虐杀。白人美少女被强奸后,还被殴打致全身500处伤痕,又被用木棍插入下体,活活折磨致死。此案在当年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萨沙,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80年代,香港宝马山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一对白人高中情侣,被人残酷虐杀。白人美少女被强奸后,还被殴打致全身500处伤痕,又被用木棍插入下体,活活折磨致死。此案在当年震动英国、香港两地,影响又持续了二三十年之久。听萨沙说一说吧。

  那个时代,香港普通的教师月收入大约是5000元港币,相当于人民币1500元。大陆教师工资只有五六十元,相差非常悬殊。

  尤其是70年代廉政公署成立以后,警匪勾结情况大为减少,黑帮也嚣张不起来了。

  校长:警官你好,我是港岛英童学校(今天叫做英基学校协会西岛中学)的校长。我们学校有2个学生,昨天下午离校后失踪,没有回家,今天也没有回来上课。

  校长:对。失踪的是2个白人学生。他们是英国人,父母来香港工作,孩子就在我们学校就读。

  香港警方:他们叫什么名字?你们联系过他们父母没有?会不会是两人结伴去哪儿玩了?比如澳门。

  校长:他们的父母就在我的办公室。这2名学生是一对情侣,品学兼优,安分守己,从没有夜不归宿的先例。男孩叫做肯尼思·麦布莱(Kenneth McBride),是学校著名的运动健将。女孩叫做妮可拉·梅雅丝(Nicola Myers),是本校著名的美少女之一。他们都是高中二年级学生。

  校长:昨天下午,我们学校放假。简尼斯是我们学校快艇队的队员。不过,上个月他骑车跌断了锁骨,现在还缠着绷带,所以没有参加训练。当天他和妮可拉去看了一会快艇队训练,随后告诉同学要离校去游玩,准备去香港岛北角的赛西湖公园。同学知道他们是去约会。当晚10点,他们没有回校住宿,同学们也帮他们遮掩(以为他们在外面过夜)。但今天上课没有见到人,同学们才慌了,紧急告诉老师。我们联系他们父母,说也没有回家,就赶快报警了。肯定出事了。

  校长:我们检查了两人的宿舍,他们的钱包和证件都在。看来,他们昨天下午只带走了一些零钱,绝对够不上住店,也不可能去澳门。

  就在香港警方,调查失踪人口的时候,却突然有人报案说发现了死人,地点就在赛西湖公园附近。

  21日上午6点,他跑步经过宝马山配水库附近(当年还是荒山),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林先生发现,有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人,躺在堤坝陡峭的坡上,好像是在睡觉。

  他双目半睁,舌头伸长吐在嘴外,头部全是凝固的鲜血,双手被绳索绑在身后。更可怕的是,这个外国小伙死前似乎被人毒打过,全身伤痕累累。尤其脸部和颈部,似乎被大棍之类的东西反复重击,几乎全部粉碎,相貌已经无法辨别。

  林先生惊叫一声,转头就跑。谁知道堤坝的坡度很陡,他跑了几步没站稳,跌倒了,滚了十几米才停下,脸部都被石头擦破了。

  宝马山位于北角的一座山峰,是港岛东半山区的一部分。香港虽不大,宝马山所在的东半山区还是比较大的。在60年代之前,这里都是荒山野岭,后来陆续被开发为高档住宅区和学校。在80年代,这里还是很偏僻的。

  宝马山旁边就是赛西湖公园,在70年代之前这里有个七姊妹水塘。没见过市面的香港市民,认为这个水塘可以和西湖相比,就叫做赛西湖。

  面目全非的金发小伙子,应该还不到20岁。他穿着蓝色牛仔,上衣几乎被撕碎,双手被用绷带之类的东西绑着。

  警方法医粗略计算了一下,小伙子被木棍殴击至少上百下,施暴时间长达30分钟以上。

  后来验尸表明,小伙子除了旧伤锁骨骨折以外,全身还被殴打导致十多处骨折,部分内脏都被打伤。

  小伙子的脖子上有明显的勒和压的痕迹,这是被木棍重压脖子和被绳索反复勒颈导致。

  而木棍重压脖子的力量非常大,导致小伙子颈骨完全骨折断裂。法医认为,歹徒极为凶恶,使用一根长木棍架在小伙子的脖子上,然后由两人反复跳上去踩踏木棍。

  自然,这种杀人方法最少需要2个人。现场足迹混乱,警方认为歹徒至少3人以上。

  根据遇害小伙是金发,又有锁骨骨折的旧伤,基本可以确定他就是失踪的肯尼斯。

  妮可拉的尸体几乎,下体一丝不挂,上身米黄色T恤被掀到头部,盖住了脸。

  法医尸检表明,妮可拉阴道有严重撕裂伤,发现了木屑和玻璃碎片痕迹。似乎歹徒强奸了妮可拉以后,仍然不满足。

  他们毫无人性的用木棍和玻璃酒瓶,反复硬塞入她的阴部,导致阴部大面积撕裂。

  相当美貌的妮可拉的脸几乎变成浆糊一般,头部被木棍砸的不成形状。她的下颚被打的粉碎,左眼球已经不知去向。

  相比受伤100多处的男友肯尼斯,妮可拉全身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一块好皮,有高达500多处伤痕。

  看来,妮可拉被歹徒性虐、虐打期间已经休克。歹徒认为她已死,就将她和肯尼斯的尸体搬到这里丢下。

  妮可拉稍后恢复了神志,但重伤无力挣扎,下颚被打碎也无法喊叫,最终因失血过多而不治。

  现场留下了大约10米的爬行痕迹,法医认为妮可拉在死前,曾花费3到4小时试图自救。

  一时间,香港和英国各大媒体24小时跟踪报道,电视台也不断介绍案件的情况。

  当天搜索和走访毫无结果,居民根本无人看到这两个白人情侣,更没有看到疑似的凶手。

  宝马山不算大,也绝对不小,树木很多。依靠区区600人想要短期内搜遍,是非常困难的。

  自然,直升机想要在山上发现衣物、首饰,自然是无稽之谈。这至少表明了警方的积极态度。

  根据辨认,这是女受害者妮可拉的裙子、内裤、胸罩、鞋子、手镯(不值钱的装饰物)和被掏空的背包(里面只剩下她在在伦敦的生活照 ,少量现金失踪)。

  另外,现场还丢弃着一个玻璃酒瓶,头部有些破碎,上面有血迹和精液痕迹。看来,这就是歹徒用来性虐妮可拉,强行塞入她阴部的酒瓶。

  简尼斯和妮可拉都是被虐杀,尤其妮可拉生前被强奸、性虐,还被重击500次以上。

  强奸罪虽属于比较严重罪行,一般量刑也不会超过10年。然而,杀人在香港是重罪,很可能是终身监禁甚至死刑。

  事后发现,简尼斯的金表和钱包都不见了,连妮可拉背包里面的少量港币也不知去向。

  相反,妮可拉貌似贵重的手镯(实际不值钱)却被丢在地上。看来,歹徒对珠宝颇有些了解,这一般只有珠宝行业或者职业歹徒才有这个本事。

  如果仅仅是报复杀人,歹徒似乎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没有必要留下太多证据。

  但80年代还没有DNA检测,所以精液和血液只能识别歹徒的血型,不能锁定。

  警方始终没有发现虐杀白人情侣的第一现场,只发现了丢弃尸体和凶器的两个第二现场。

  两家都是刚刚来到香港,前后不到1年。两家父母都是技术类的工程师,同人打交道不多,更谈不上有什么仇人。

  其实,两家在香港都完全没有根基,也不准备将来留在香港,导致社会关系极为简单。

  无奈之下,香港警方悬赏5万元港币,希望知情人提供线万港币在大陆是天价,在香港却并不算高。

  同时,警方先后走访周边市民高达2万多人,尤其案发周边居民区,几乎每家每户都被走访,但毫无收获。

  简尼斯和妮可拉都是好孩子,又死得如此惨,他们所在社区也非常伤心,参加葬礼的人很多。

  简尼斯的父亲,是英国驻香港公司的一名高级职员。他是个高级技术专家,工作能力强,性格温和,人缘很好,深受老板器重。

  简尼斯父亲明知道到香港很不方便,仍然没有拒绝,带着全家赶赴异域。儿子简尼斯,也是这时候从英国高中转学到香港的。

  这个老板倒是颇有人性,他对简尼斯父亲说:如果你不去香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公司也是有责任的。公司董事会商讨过了,不批准你的辞职,让你带薪休假1年。另外,公司会出面悬赏50万港币,要求知情人提供线索,早日抓住凶手。

  简尼斯父亲说:这同公司没有关系,完全是我家的飞来横祸。对于公司的行为,我们全家很感激,但不能接受。

  老板握住简尼斯父亲的手,说:我也是有儿子的人,董事们都很同情你的遭遇。你不用推辞了,就这样办吧。

  小头目找到了曾经抓过他的警察:警官,你们悬赏55万花红提供杀洋妞的线索,是不是真的?

  警方:当然真的,所有报纸都刊登了。只要是可靠的线索,能够抓住疑凶,我们立即支付。

  警方:你?我看你想钱想疯了吧。不瞒你说,我们也联系了所有帮派的龙头,让他们提供线索。结果呢?什么都没有!就凭你?

  小头目:呵呵,时来运转,人总不可能永远倒霉。我本来不想混黑道了,混了十多年也混不出头,监狱和医院倒是经常进去。上次替大哥在苦窑蹲了2年,连安家费都没拿到。现在我拿到这笔钱,马上就能去泰国或者菲律宾隐退了。

  小头目:是我们帮派的一个小喽啰,叫做彭信义,20多岁。这家伙属于跟进跟出的小混混,不入流。上次我们3个人去澳门办事,我听到他向另一个小喽啰吹嘘,说杀死那个鬼佬的就是他。

  小头目:我看不是。那个小喽啰嘲笑他“你喝多了吧。你就那胆量敢杀人?”彭信义急了,抬起脚说“看,这双耐克鞋就是那个鬼佬的!只有英国才有卖,香港买不到的”我看了一眼,这确实是最新款的耐克鞋(很高档)。我姐姐就是卖耐克鞋的店员,我经常去店里找她,对耐克鞋很熟悉。彭信义穿的那双鞋,确实在香港买不到。

  警方:他这样吹嘘,应该不少人知道。为什么别人不说?他们都不想要这55万?

  小头目:彭信义是和我们帮派的人吹嘘的。你也知道,我们江湖三大忌的第一条,就是不得出卖兄弟。违者家法伺候,命都保不住。其他人当然不敢向警方检举了,也只有要开溜的我才敢了。

  小头目:你开什么玩笑,这样我不就暴露了吗?你们警方在我们帮派应该也有不少卧底吧,让他们去抓彭信义吧。

  他同20岁左右的混混谭士欢、赵伟文混在一起,做一些敲诈勒索中学生和小偷小摸的勾当。

  之前,警方曾经获取到玻璃瓶和木棍上的指纹,确认就是这5个人中的2人,但并不是彭信义的。

  警方认为,一旦被认定杀死2人,他们都会被判处死刑。香港70年代开始已经不执行死刑,他们仍然会判处终身监禁。

  根据香港法律,终身监禁一般至少服刑20年以上,随后还要根据狱中表现决定是否假释。

  鉴于这3个成年人不会很快招供,警方转而询问16岁的张有恒和15岁的尹三龙。

  警方:你是未成年人,法律上有宽大的可能。只要你的认罪态度好,是会被轻判的,不用终身监禁。

  尹三龙:我们去宝马山,是去盗窃。大哥彭信义在帮内混的不好,搞不到什么钱。我们平时都靠敲诈中学生和盗窃搞钱,吃吃喝喝。当天我们去宝马山,是想盗窃政府电缆的铜线卖钱。山上比较偏僻,我们偷东西不会有人发现。

  尹三龙:我们下午爬上宝马山,看到树林里面有一男一女2个鬼佬,搂抱在一起。彭信义笑着说“鬼佬现在都不去酒吧了,跑到这里来幽会”当时我们也没管他们,继续爬山。这时候,阳光照过来,男鬼佬的手上闪了一下。彭信义说“这是一块金表,我看这个鬼佬挺有钱的。我们干脆抢他好了,偷铜线才能卖几个钱,一块金表少说能卖上万。”我们平时经常勒索中学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家立即都同意了。我当时有点怕“鬼佬很壮的,万一抵抗怎么办?”彭信义说“你没看到男鬼佬胳膊上有绷带吗?我们5个人,又有家伙,还对付不了1个受伤的?”

  尹三龙:没有。我们4个人都空着手,只有彭信义有1支烧烤叉。我们怕盗窃时候被捕,如果携带武器会被重判,不敢携带刀子或者匕首。但做这个事,总不能赤手空拳,不然遇到保安也对付不了。于是彭信义带着烧烤叉,可以说是来烧烤的,糊弄警方。我们5个人突然冲进树林,喊着抢劫,把他们围起来。2个鬼佬顿时很害怕,男的还算镇定,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OK!不要动武,钱都给你们!”于是,男鬼佬将金表交给彭信义。彭信义看到女鬼佬手上的手镯,好像挺值钱,让她交出来。女鬼佬也没抵抗,取手镯交给他。彭信义经常盗窃,会看珠宝。他发现这个手镯不值钱,就随手丢给其他人。彭信义又抢走了女鬼佬的背包,里面只有一些零钱。

  尹三龙:都怪彭信义。他开始说抢劫,谁知道后来又变了。他看到那个女鬼佬很漂亮,动了色心,要非礼她。他让女鬼佬跟他去旁边的树林,说要搜身。女鬼佬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不肯去。彭信义就来强行拉他。此时,男鬼佬见女友要被人强奸,也拼了,冲上去用左手打了彭信义一拳,把他打了一个跟头。两人激烈扭打起来。我们见打起来了,就一起上,5个人对付他1个。这个鬼佬挺壮实,但右手受了伤,只有左手能动,哪里对付得了我们5个人。扭打期间,那个男鬼佬让女友赶快逃走,女的立即就跑了。彭信义让谭士欢去追,我们其余4个人将男鬼佬暴打了一顿,然后捆了起来。当时我们找不到绳子,彭信义就拆下了男鬼佬身上的绷带。男鬼佬还拼命抵抗,不知道谁重重踢了他一脚,是对准绷带处的旧伤踢的。这一脚就把鬼佬的锁骨又踢断了,鬼佬疼的在地上滚,彻底失去抵抗力,被我们绑了起来。

  尹三龙:女孩没跑多远,就被我们抓住了,也捆绑了起来。彭信义让我们都去看守那个男鬼佬,自己去把那个女孩强奸了。期间那个女孩拼命抵抗,大声呼救。彭信义挥拳重击,把她下巴都打碎了。后来彭信义回来,说“这女的看到我手上的纹身了,不能留下。留下她,我们都得完蛋!干脆把两人都杀了”我听说要杀人,心中害怕,不敢动手。彭信义看我们犹豫,很生气,用烧烤叉对准我们“怎么?你们想自己开溜脱罪?我告诉你们,你们参加抢劫,也要坐好几年牢!大家都是兄弟,谁也不许不讲义气。今天谁不动手,我就先杀了谁!”

  尹三龙:我不愿意动手,是被迫的。但他们3个人不是!谭士欢、赵伟文他们本来就是恶棍,同彭信义一丘之貉。他们3个人立即表示同意,主动下手。谭士欢要用烧烤叉,将鬼佬刺死。彭信义骂“你有没有脑子?这样很容易被抓住!你们用树枝,这样没法追查!”于是,我们只好掰下几根树枝,作为木棍,准备把鬼佬砸死。

  尹三龙:我们5人,轮流用木棍猛砸男鬼佬,前后砸了100多下,每个人砸了20多下。这男鬼佬很壮实,受伤很重,就是不死。后来彭信义想出了个点子,就是勒死他。我们先用绷带勒,还是没有致命。随后,彭信义干脆让我们把木棍架在鬼佬脖子上,一边一个人,一起跳上去踩。这样跳了几次,鬼佬脖子被压断了,很快断气了。说实在的,这个男鬼佬死的很惨,被我们折磨了至少半个小时。

  尹三龙:我很害怕,张有恒也有些懵,他们3个却根本不当回事。他们跳上去踩鬼佬的时候,还嘻嘻哈哈的,就像做游戏一样。

  尹三龙:杀死了那个男鬼佬以后,我们都犯了杀人罪,也就破罐子破摔了。我们回去对付那个女鬼佬。她被绑住,几乎全身赤裸。他们几个人开始并没有动手杀她,而是笑嘻嘻的折磨她。他们把木棍和玻璃酒瓶,强行反复插入女鬼佬下体,用力非常大。那个女鬼佬,疼的当场昏死过去。见她昏了过去,我们决定动手杀她。

  尹三龙:我。杀男鬼佬的时候,我手发软,下手很轻。彭信义怕我不可靠,让我第一个下手。我没有办法,只得举起木棍,对准她的脑袋砸下去。我全身发抖,这一下没砸准,正好砸在眼睛上。顿时,她的眼球从眼窝滚出来。我大吃一惊,全身发抖,木棍落在地上。彭信义骂道“窝囊废!”随后他捡起木棍又塞到我的手上,我只得又砸了十几下。随后,他们4人连续砸她,前后砸了至少三四十分钟,砸了有几百下,整个人都砸变形了。我们认为这女人死定了,也没去查看她断气没断气。

  尹三龙:彭信义。他说异地抛尸,警方就发现不了第一现场,难以破案。我们就把2具尸体,扔到堤坝附近。随后,我们又把凶器和衣物扔到另一个地方!我回到家里以后,想起两个鬼佬死后的惨状,连续1个月睡不好觉,也不想和彭信义他们继续混了。我躲在家里不出门,不上学。彭信义很快找到我,说“自己搞清楚,你也杀了人。如果你去自首,也要坐一辈子牢”。

  1985年5人被捕,直到1987年法庭连同陪审团一致裁定如下:彭信义、谭士欢、赵伟文三人为主犯,犯有2项谋杀罪且手段极为凶残,依法判处死刑。

  于是到了1992年,港督与行政局赦免了3名主犯的死刑,改判终身监禁。此时,他们已经服刑了7年。

  而主犯彭信义也许是恶灵缠身,92年改判终身监禁后,没有几年就得了癌症,死在监狱。

  作案时,两人分别是16岁和15岁,都是未成年人。根据当时香港的《刑事诉讼条例》第七十条的规定,法官在法律上不能判青少年重犯死刑,所以被判为等候英女皇发落。

  到了1997年,香港已经回归,距离犯案已经长达12年之久,这2人仍然没有被判决。

  香港和英国都是民主地区。而这种地方的一大特点是,承认所有人都有人权,即便是为非作歹的恶棍。

  信的内容很简单:我们已经宽恕了这2个未成年人,希望尽快审判他们。我们尤其希望对认罪的尹三龙,给予轻判。

  张有恒不满刑期过重,提出上诉。2006年法院再次宣判:张有恒参加虐待和杀害两名受害者,且毫无悔意,实属罪大恶极。法庭不认为判决过重,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入狱的时候,尹三龙只是16岁的少年,出狱的时候已经35岁、略有谢顶的大叔了。

  关于记者“此时想说什么”的问题,尹三龙只说了3句话:我想说的就是向受害者家属,诚恳的道歉。如果有机会,我想见见他们,亲口说声对不起。年轻人要引我为戒,看看一时糊涂的下场就是失去19年青春。

  此案影响也是很大,一度被媒体炒作为童党(也就是大陆的少年犯)作案。其实,主犯3人均是18岁以上的成年人,说成童党作案就夸张了。

  写到这里,萨沙想起了一个北京黑社会老大的名言:在北京,什么流氓我都不怕!名气再大的家伙,我都敢铲他。但是,见到十三四、十五六岁的生瓜蛋子,我就心里发毛,从来不敢随便招惹。这些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从不考虑后果。哪怕一个眼神不对,他们也能动手杀人。

热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