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页 > 教育新闻 >

温州炒房客大撤离!奥运前售光各大城市房源

编辑:admin 日期:2022-05-09 12:37 分类:教育新闻 点击:
简介:打扮的温州商人许志军并不轻松。6月14日,他在一个楼盘和客户谈房价时,用不断喝水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焦急。我3天后就回温州,你能定下来,我的房子可以比市价低。 可好运还是没有到来。许志军已经来北京一个多月,此行目的很明确卖掉手中的房子。 如今,他

  打扮的温州商人许志军并不轻松。6月14日,他在一个楼盘和客户谈房价时,用不断喝水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焦急。“我3天后就回温州,你能定下来,我的房子可以比市价低。”

  可好运还是没有到来。许志军已经来北京一个多月,此行目的很明确——卖掉手中的房子。

  如今,他每天都蹲守在中原房地产中介公司新怡家园分店。店里的工作成员已经成了他的朋友,来店里找房子的人,错把他也当成推销房子的工作人员。

  2004年3月,位于北京崇文门的新怡家园刚刚破土动工时,许志军以每平米8000多元的价格,在这里买下了3套128平方米的商品房。在支付完部分房款后,每套房子还有50万的银行贷款。

  许志军目前急需找到新买家。一个月内,很多人看过了他的房子,得到的答案几乎差不多,还没有成交的迹象。

  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驻北京的大中华区建筑及工程争议解决业务主管艾浩利说,房地产业“耀武扬威”的日子已经结束。以“蚂蚁经济”来形成“羊群效应”的温州人,目前的麻烦是如何面对北京房地产有价无市的难题。尽快把房子抛售,是当下他们的第一选择。

  6月15日,许志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在温州还有一家皮鞋厂,不可能长时间逗留在北京。现在新怡家园的商品房,楼层好的已经超过3.3万元/平米。虽然许志军的这三套房子都处在好的楼层,并带有精装修,但他愿意把自己的房子以2.6万/平米的价格,甚至更低一些卖出。

  身携巨款,穿梭在全国的各大城市角落,找到城市的黄金(200,1.64,0.83%,吧)地段,集体出击,包下一个小区,迅速把房屋价格抬高后,再找到几家大一点的中介机构进行代理,看时机出手。这是温州炒房团“作战”的基本特点,他们被誉为“神州行”。这几年,很多人在这场“行动”中赚得钵满盆满。

  从2003年起,温州人开始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置业。业界广泛认同的一个说法是,温州有10万人在炒楼,动用的民间资金高达1000亿元。一位温州购房团的成员形象地介绍:“按照回报率15%计算,这比任何一个产业都要赚钱,炒房可谓‘温州第一产业’。”

  说起温州人买房的“豪迈”,万年花城的售楼员记忆犹新:“提着一个大提包,有的甚至是‘蛇皮袋’,打开是一提包或一袋子百元人民币,很少有刷卡的,更没有贷款的。”山西人买房也很有“气魄”,带着一大家子人,呼朋唤友来看房,看好了就说:“这个单元我们要了。”

  不懂当地语言,甚至连自己祖国的普通话也说不好,大多数只受过高中教育,从农贸市场起步,敢满世界跑——这就是温州人。但他们有最敏锐的商业嗅觉,有不论什么样的关口都敢闯一闯、试一试的决心,有利润就上,赚不到钱就走。

  2004年,许志军甚至都没有来北京看房,就把钱交给了老乡,把正在图纸上的新怡家园买了下来。这种胆识,可能只有温州人能做出来。许志军说,“不胆大,怎么能赚到钱呢?”

  那时也是温州炒房团的黄金时期,拿着大把钱的温州人到处炒房。根据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统计:当时温州民间资本有1000亿左右,有一半的流动资金在外“炒”。

  随着奥运即将来临,不断传出的不利消息、过高的房价以及奥运会后的不可预期性,使得温州炒房团开始迎来艰难时刻。

  在美国次贷危机与国内楼市趔趄不已的背景下,不久前还在疯狂地购房者,从今年起变得理性,持币观望的越来越多,许多人认为以后可以买到更便宜的房子。

  对温州炒房客而言,这一轮的考验真正来临了吗?他们在奥运会前夕集体大撤离,是否具备了足够的规避与控制风险的能力?

  追逐资本的天性,让温州炒房团不停地游走在不同的城市之间。他们就像一群群不断移动的蝗虫,密度大,出手快,所到之处引起一片市场恐慌。

  但近两年由于各地政府的大力“堵击”,温州炒房团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征战并不那样痛快了,甚至也出现了“集体大撤离”。

  顾小军,温州资深炒房人,他之前在接受重庆媒体采访时说,温州投资房地产的人普遍面临的状况是——深度套牢。他估计温州人在福州被套牢的房子至少在千套以上,而在嘉兴、杭州、上海等城市,温州人被套牢的情况更加严重。

  目前,国内一线城市的二手房市场越来越不乐观。以北京为例,今年5月份北京二手房价格指数环比小幅下降0.28%。受整个房产市场观望情绪的影响,北京二手房价格上涨进入瓶颈期。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近几个月来温州炒房团从北京楼市撤出来的资金大约有上百亿元。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尽管从去年开始北京楼市价格就一路走高,但是对一些高档房而言却往往有市无价,变现也相当困难,而恰恰大部分的温州炒房团就扎堆在此。

  目前,在北京具体有多少温州人在炒房,有多少人想出手,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数字。周德文表示,由于炒房团一般都在地下状态活动,官方很难进行统计。而温州炒房团以中小企业主为多,一些人在炒房时除了到国家银行进行按揭贷款外,有时也进行民间借贷。

  炒房团的另一大隐患就是合同纠纷。在新怡家园驻扎的房屋中介公司,几乎每家都有强大的律师团。打官司是这里常有的事情,他们必须加以防范。

  去年年初,一位买家以1.35万元/平米的价格买下了新怡家园的房子。可每天暴涨的房价,摧毁了卖家的道德防线。卖家后悔了,要追回房子。理由是这套房子房产证还没有办理下来,私人之间的买卖不受国家保护。目前,官司还在进行之中。许志军的3套房子也没有拿到房产证,他给客户的解释是开发商正分批办理。他的房产证估计今年7月就能拿到,可一套房子要300多万元的交易额,使很多人不愿意冒险。

  二手房交易,即使是拿到房产证,手续也十分烦琐。因为炒房团多在楼盘开工时的期房时期买入,将来找好买家后,得通过与开发商终止合同,再由买家与开发商签订购买合同的方式操作,程序上非常麻烦。而炒房者实际上在真正成交之后几个月后才能拿回资金。而这个时间差,也容易产生交易资金安全和发生合同纠纷等问题。

  虽然有风险,但炒房可以大大盈利。这几年来温州炒房团以“低进高出”连续作战,滚雪球般地增长着自己的资本。在北京就诞生了一个温州炒房人,使自己的30万元两年后变成了1000万,类似的神话故事在北京并不少见。

  同样是温州人,李义是幸运的。今年6月,他把自己在新怡家园两套房子顺利出手了。也是低于市价,并付出了30万元的代价,他要为之前的租户支付违约金。

  但李义仍然感到十分乐意,因为两套房子加起来372平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每平米利润高达1.6万元,30万元的损失确实可以忽略不记。况且买家刚开始只是想买其中的一套,只是低于市价的诱惑,才使第二套成交。

  如今像李义这样幸运的炒房人并不多,在新怡家园临街的一侧底商中,成了房屋中介的大本营,一家挨着一家。这里的中介机构房源,多来自温州炒房团在新怡家园和新世界家园的房产。中原房地产中介公司新怡家园分店去年被中原房地产公司评为北京市十佳销售店,其主要客户来自像许志军这样的温州炒房客,其他房源寥寥无几。

  一种悲观情绪正在温州购房者中蔓延开来,种种迹象表明,大笔温州资金正在逐步撤离楼市。现在,在北京的新世界家园、新怡家园、富力城、远洋天地等高档社区,都有焦急的温州卖房人。奥运会后北京房价的不可预期以及北京周边郊区传来降价的不利消息,使以投资为主的温州炒房人认为这时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可买家从今年开始变得理性,认为房价出现拐点的时候到了,再等等,可能能得到更多的实惠——这让许多温州人很难找到真正的买家。

  与许志军一样,2005年在远洋天地购买了几套高档楼房的姚女士也是温州炒房客中的一员,她告诉记者,她在今年春节后开始找新的买家,至今还没有成交的记录。

  近一段时间,随着在北京地铁中房屋广告推销员的“扩军”以及推销房屋广告在手机上的出现频率增加以及二手房中介机构的不断倒闭,也传出一个信号——房价的拐点似乎线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

  :今年5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9.2%,涨幅比4月低0.9个百分点;而北京地区房价环比上涨0.4%。进入二季度,北京房价增速进一步放慢,加上促销、折扣等未被统计考虑的因素,北京房价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同时,从2007年开始,各地政府也纷纷出台遏制炒房行为的规定,北京也不例外,甚至更加严厉。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温州炒房团开始决定从北京撤离。

  “我爱我家”地产市场研究中心统计显示:2008年上半年北京二手房的交易总量为35276套,与去年同期相比回落9.80%;较去年下半年下降35.62%;2008年上半年北京二手房交易均价为9757元/平方米,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9.14%,涨幅回落了2.28个百分点;较去年下半年上涨近4%,价格涨幅明显放缓。

  据悉,最近由80多名温州商人组成的考察团已经活动在江苏太仓、连云港、徐州等地,主要目的是考察当地的商铺市场。二、三线城市的商铺,将成为温州人“炒作”的对象。商铺由于回报高于收租且无风险,同时在中小城市投资相对较小,一些成功从楼市抽身的投资者纷纷把资本注入到这里。很快,在中国的一些二、三线城市的商铺,就会传来涨价声。

热销推荐